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法学园地 -> 法官札记

老石的烦恼

  发布时间:2017-05-31 17:23:05


    “郑庭长,这事儿还劳您多费心,要是有一点儿法儿,我真不想起诉那小子。”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老石看人的眼神有些躲闪。

    “大叔,您放心吧,像您这种简单的民间借贷案件,我会尽快审理的,您老回去吧。”庭长郑直笑着对老石说。

    走出法院的大门,老石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,步伐也变得轻快起来。

   “老板,来包烟。”来到车站附近的小卖部,老石刚把手伸进衣兜,表情一下僵住了……

    不知什么时候,自己偷偷放在郑庭长文件下面的红包,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了自己的衣兜。

   “这郑庭长不收礼,是不是因为礼太少,还是赖强那小子先下手送礼了?对了,赖强说他有个同学在法院当庭长,该不会那么巧,这郑庭长就是赖强的同学吧……”老石越琢磨越不安、越琢磨越心慌,烟也没心思买了,坐在站台的连椅上低着头、叹着气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憋屈。

    两年前,赖强因为做生意向老石借款5万,约定利息月息2分,这可是老石老两口攒了一辈子的钱,老了不能挣钱,就指望着这点儿老本养老呢,可是赖强在支付了半年的利息之后,就没下文了。事儿也凑巧,10天前,老伴突患脑梗住院,老石手里缺钱,就想到了向赖强要账。

   “大爷,我不是不还您老钱,实在是因为我生意赔钱,没钱还您呢,要不您再等等。”在一个麻将室老石找到赖强,赖强头也没抬。

   “怎么能等呢,你大娘还在医院躺着呢,孩儿你多少给点儿。”老石乞求着。

   “你听不懂人话吗?我就说没钱了,走吧走吧,有钱了我会还你的。”赖强有些不耐烦。

   “你这孩儿咋这样,我到法院告你去。”老石气的浑身哆嗦。

   “告吧,反正我没钱,法院也不能把我怎么着,顺便告诉你我同学可在法院当庭长。”赖强一脸的不屑。

    无奈的的老石一纸诉状把赖强告上法庭。立案都已经七八天了,法院一点儿信儿都没有,心急的老石在村里能人“小诸葛”的指点下决定到法院送礼。如今,红包没有送出去,虽然郑庭长话说的好听,能不能办事儿,老石心里真没底。

    半个月的时间在老石度日如年的煎熬中过去了,在这期间,老石还真打听到赖强的同学真就是郑直,“怕啥来啥,我说案件咋拖这么长时间没音儿,这案件不能再让郑庭长审了,我得去找法院的领导要求换人”老石正准备找法院院长时,突然接到了郑庭长的电话,“石大爷,您明天来法院一趟吧,被告赖强愿意还您钱。”

    挂掉电话,老石还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    第二天一大早,老石便守在郑庭长办公室门口。

   “石大爷,有个事儿,我想和您说一下,其实我和赖强是高中同学,之所以提前没有告诉您,一是怕您多想,有顾虑,二是我觉得作为老同学,我和赖强沟通可能会容易些。”一进门郑庭长就向老石解释。

   “我、我没怀疑您。”老石说话有些结巴,脸涨的通红。

   “大爷,我给您老道歉来了。”风尘仆仆赶来的赖强一见到老石边道歉便从包里拿出两沓百元大钞。

   “这是两万块钱,您先收着,剩下的我能不能晚些时候还,最近我确实手头有点儿紧张,不过您放心,我不会超过三个月,连本带息我全还您。”赖强征求老石的意见。

   “行!行!”老石满口答应。

    在等待调解书制作的时间里,老石忍不住好奇问赖强“孩儿,你咋又愿意还我钱呢?”

   “为啥,问郑庭长,我要是不还您钱,他可是要在朋友微信圈里曝光我,你想想,我脸要是没了,要钱干啥?”赖强假装生气。

   “知道要脸,说明你不是“老赖”,曝光你也是救你,别不知好歹。”郑直和赖强开着玩笑。

   “我是老赖,大家都这么叫我”赖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口答道。

   “哈哈哈……”庭里人大笑。

责任编辑:王赛杰    


关闭窗口


民意沟通信箱:kfxff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20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