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法学园地 -> 法官札记

“老赖”现形记

发布时间:2014-11-13 10:12:00


局长说“兑现是执行的唯一真谛”,自从我从事执行工作以来,这句话就如我的脉搏一样,时刻在我体内跳动,耳畔萦绕,心中纠缠,我觉得自己的使命如此神圣,不能亵渎。

    政委说“我们执行局都是一些干粗活的人”,其中辛苦可想而知,每天风吹日晒,坐在办公室案子肯定结不了,在外奔波一整天却不一定有收获,当然,不干绝对不会有结果。

    同事们说“你们都快成居委会大妈了”,早上八点半如果你还没有出门办案,那么你的一天将会这样度过,不停的接询问案情进展的电话,屋子里坐满了等待接待的申请人,客气一点的是来要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给你说清楚,“法官,找几次您都在外面,这次可找到您了,这次您可得听我把这事从头到尾好好说说,这个被执行人真不是人,他……”不客气的张嘴就来“政府养你们都是干什么呢,都两月了,一分钱没见着,我看你们是不是吃了对方好处吧,电视里都是这么说的,………,我找你们领导去”。这一天,你要不停的解释,不停的讲解,夕阳西下,你的一天就在批判声和质问声中落下帷幕。

    我觉得每个执行干警都有他的两面性,而且觉得工作时间长了,心理上对许多事情的承受能力明显增强。最开始当我听到上面的那些话,会时而愤怒,时而急躁,时而委屈,觉得自己特别不能被理解,明明干了许多,下场却很狼狈。现在,听完这些话,我依然会面带微笑,觉得特别能理解,其实他们无论怎么表达,用哪种方式表达,仅仅是想传递出一个信息,“快点执行吧”,于是,我慢慢变得耐心起来,许多问题都会因为沟通,迎刃而解。

    但是还有另外一种处理方式同样能够解决问题,例如我心目中的偶像李铺头,从不像我一样婆婆妈妈,此时他会大吼一声,“停,你们是想要钱还是想要空话,想要钱的赶紧让我出去查财产,自己也回去搜集被执行人的情报,这功夫说不定有些老赖就跑了;不想要的就待在这儿,等我回来了陪你们聊天,等不了的有话写纸上我回来看”。屋内人往往全部走空,说来也怪,就他这态度,信访率每年却是最低的。因为他真正做到了“兑现”。对,没错,这才是我们这次行动的主角。

    执行局的故事很多,发生在李捕头身边的事最为精彩,只听他的绰号就知道他是怎样的侠肝义胆、嫉恶如仇,对他来说,每次执行其实就是一场战斗,一场与老赖斗智斗勇的战斗。

    这是一个刚刚立案才两天的案件,但是与老赖的较量已经开始:

    第一回合

    晚上9点,在郑州市的丽华小区18号楼旁,申请执行人老路急的满头是汗,正在和李法官交谈。

   “老路,你确信他就在屋内?”

    “李法官,是我亲眼见他进来的,就他那熊样儿,该着我们兄弟两百多万不还,他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他,这是他相好的家,我们几个农民工轮流跟他几天了,今天可不能再让他溜走了。”

    为了确保无误,李法官拨通了被执行人老边的电话。听到了屋里的电话铃声,李法官确信这次情报准确,开始敲门,可是怎么敲都没有人开门,再拨电话,已经关机。

    “真是个赖孙”老路已经不止一次这样说。“李法官,咱把门撬开进去吧,他真在里面”

    “老路,你可千万别做傻事,房主登记的可不是他,我们又没有搜查令,你要是撬门进去,可就属于公安管了”。

    老路渐渐平静下来,李法官对他说“上次一个案件,当事人比你还要急,最后为了找到被执行人直接把他绑架了,结果钱还没要到,他自己倒是先进去了,你说划算不划算”。

    “那可怎么办”老路无奈的问。”

    “等”说完这句话,大家都一下子静了下来。

     房间里面也出奇的静,老边正在和他同居的女友在厨房商量对策。

    “看你干的这是什么事,你说现在怎么办”,女方埋怨着低声说道。

    “不要紧不要紧,咱就跟他耗,他们是吃公家饭的,待一会儿他们就走了,看到了吗,咱从这儿能看到他们的车,一会儿车一走,咱就出去”老边一边安慰,一边往楼下瞅。

    法院的警车就停在小区内,车上有警灯,老远就能认的出来。

    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,双方都在僵持着。12点钟的钟声已经响起,李法官的电话再次响起,“喂,孩他娘,你们睡别等我了,今天晚上估计是回不去了,别再打电话了,好,你不用担心我,你管好孩子就行”。接完电话他让所有人都把手机调成静音。

    屋内也听到了屋外仍有响动,两人一商量,索性睡觉得了,不信法院能守一夜。老边虽然睡下了,但心里终究不安稳,不时的往窗外看。

    接近凌晨5点的时候,李法官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对书记员小徐和小段说,“段,你和申请人你们先下去吧,把车开远点,最好不在小区里,一会儿下楼动静大一点”。

    “行”,小段虽然满脸睡意,但还是准确的领会了李法官的意思。不但脚步声很大,还故意说“走吧,走吧,可能真的弄错了,没人下回再来吧”,说着下楼,开了车出了小区。

    老边也听到的屋外的动静,随即就跑到厨房往楼下看,警车果然不见了。这时他不再蹑手蹑脚,高兴的冲着女友大声吆喝道“走了走了,快起来吧,昨晚没吃饱,早点出去吃饭吧。”

   “要吃你去吃,我可懒得起这么早,一会儿你给我带回来点,今天我不想出门了,邻居一定以为我们怎么回事了,我不出去”女友说着继续翻身睡去。

    老边只好自己出门,刚要锁门,肩膀已经被拍了一下,猛地一怔,顺势往身后看,李法官等四个人就站在他身后。

    “边有财”,李法官边喊边拍了他一下,“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呀,你一会儿说在北京,一会儿说在上海,你可真有才呀”。

    老边此时真是异常尴尬,又怕发生什么狼狈事,让他在女友面前丢了脸面,赶紧满脸堆笑说“李法官,有事好说有事好说,咱们找个别的地方吧,我昨天刚回了,累了,回来就睡了,不知道你们在,我要知道,我肯定不会这样是吧”。

    “你脸皮可真厚呀,我们昨天怎么叫门都不开,还跟自己圆呢,我看你就是想赖账,你没钱还我账,你可是有钱在这里养女人,你信不信,我马上找人给你媳妇传话,你不让我过好,你也别过了”,老路越说嗓门越大,吓得老边赶紧把门锁紧。

    “老路,你看都是老熟人了,不就一点钱吗,我有了就给你,咱先下楼行不,你说去哪就去哪”。老边面露难色。

    “我哪也不去,要还现在就还,要不还咱就一起去法院,别的地方我可看不住你,说溜你就溜了”

    “好,去法院,就依你,咱去法院说”老边无话可说,和李法官他们一起到了法院。

     在李法官的办公室里又是百般狡辩,又是哭穷又是示弱。李法官看不下去了。

    “老边,你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,咱就别在这儿演戏了,行不,我把你带回来是让你把钱赶紧还给人家老路的,你刚刚说生意赔了,我昨天查你这月的账户的资金流动量还很大,不说早,昨天你才取现了十万元,你说钱都到哪去了。我不说这些是我不想拆穿你的谎话让你丢人,你以为我们执行局整天就什么都不干,对你的情况啥都不知道”。李法官叹了口气,“亏你还是个商人,一点诚信都没有,如果我们把你列在老赖的黑名单上,今后谁还敢给你做生意?”。

    李法官的话显然点中了老边的要害,随即答应先给老路十万元。老路不放心说现在就得见钱,不然一出法院,老路就会食言,他太了解老边了。老边急了,信誓旦旦说马上就让人把十万元送来,其余欠款一个月内还完。李法官见他今天还有些诚意,并非像以往有的老赖硬是不给,就停下手不再打拘留的请示,转身对老路说“要不,咱就信他一会,你也确实急着用钱,让他先拿来你用着,如果他一个月内能给你清帐,咱也不耽误他做生意”。

    老路想了会儿说“行,我本想今天说啥都必须申请法院拘留你,既然李法官说了,你现在就把10万元钱给我,不然我不给你打协议,我不信你”。

    老边赶紧打电话让送钱,双方一手交钱,一手签协议。临走时老路对李法官说“李法官,我不信他,但我信你,咱俩没见过面,我真没想到你会陪我守他一夜,这点钱你收下,就算我请你们吃顿饭吧”说着就从一捆钱里往外抽钱。

    李法官赶紧握住他的手不让他再动钱,“老路,你可别让我犯错误,你信我就行,这钱是你和你兄弟的,赶紧回去分了吧,老边要是到期还不还,你可还得费心,咱们合作好尽快把钱要回了是正事,你走吧”。

    老路看让不下,眼里含着泪转身走了。

    小徐看着双方离去的背影,问李法官“唉,捕头,你信他吗”。

    “谁”

    “当然是边有财,你看他刚刚表演的样子,没当演员都可惜了”小徐这话已经憋了半天了。

    “不信,但是现在咱还没把他的财产全部摸清,采取其他措施解决不了实际问题,他已经符合拘留条件了,但这拘留也解决不了问题呀,咱得想着办法怎么尽快把钱执行到位,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,万一真还了呢”李法官自己说着都不太自信。

    “徐,别瞎操心了,捕头你还不了解,就怕他没钱,只要有钱,就是到天边也要把他捕回来”小段倒是对李法官信心满满。

     三个人一夜没睡,达协议又错过了早饭,泡了包方便面临时对付了一顿。尽管辛苦,毕竟有所收获,三人都很高兴。上班后局长特批他们去补觉,但是谁也睡不着,趁热打铁,把卷宗重新梳理了一遍,制定了完整的执行方案。

    第二回合

    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,老边正如大家预料的那样其余欠款分文未还,不过,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李法官已经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,他的存款基本上是即存即取,从不过夜,名下有一辆高档车,房产都登记在 他女友名下,老婆在外地农村,有个儿子尚且年幼。李法官准备好了采取强制措施的一切准备,现在只欠东风了。

    这天,李法官正在银行查询被执行人财产,突然接到群众举报,说他们看到限制高消费令上的内容,发现有个被执行人的车牌号出现在皇宫大酒店门口。李法官连同小徐、小段立即结束手头工作,赶往举报地点,刚到停车场,发现老边的车已经启动,他们为了不惊动当事人,将警车留在路边,转身打了出租车尾随其后。只见他不走大路专挑小路走,拐弯抹角来到了郑东新区正在建设的龙湖旁边。他把车停在路边,不顾湖畔“禁止游泳”的标识,脱了外衣跳进水里。

    “这大热天,他到真会找地方凉快”小段嘟囔着,三人一起下了车。

    来到湖边,李法官见他没游多远,大声喊道“老边,你上来吧,这里挺危险,你没看见禁止游泳的牌子吗”

    老边听到李法官的声音,着实吓了一跳,转身满脸堆笑说“没事没事,我水性好,刚下来,我游会儿马上上去啊”还没等李法官回话,他又一猛子扎进了水里。再出来时已经快到湖水中心了。

    “怎么办,咱也下去?”小徐这几天做梦都在找他,眼见就要抓住了,可又跳水里了,有些不甘心。

    “你没看见禁止游泳的标志吗,他没有素质,你也没有,你看他的衣服和车都在这里,能跑远吗”李法官批评道,其实他心里也不是很踏实。

    “就咱规矩多,不能这,不能那,你看那被执行人倒是逍遥自在,想干什么干什么,跟他们比,咱就是弱势群体”,小段继续抱怨着。

    “咱们代表的是国家,能和他这种老赖比吗,你要是不怕丢人,你也学他,我看你这辈子是别想找到正经老婆了”小徐学着李法官的口气教育小段。

    三个人再回过神来看老边,竟然真的游到了河对岸,丝毫没有再回来的意思,这里没有桥,老边确信李法官此时对他不能奈何,得意的朝对岸挥了挥手,消失在岸边的树林里。

    三个人一时都有些无奈,“唉?他真敢穿个裤衩就上街走了”小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看来他们真是小瞧了老边的脸皮厚度,这次又让他给跑了。

    三人把他的衣服收进车里,索性把车先扣押到法院。李法官这次彻底愤怒了。

    第三回合

    “小徐、小段,今天你们好好收拾收拾,晚上要上电视”,李法官中午一上班就通知两人。

    “什么,上电视,虽然我们都是玉树临风,但是上电视我还真是不好意思,咱都干什么好事了,还要上电视”,小段和小徐突然有点紧张。

    “别瞎琢磨了,有群众举报,老边今晚坐飞机到新郑机场,我们就在机场等他,院里替咱们协调了媒体,有几家报社和电视台要跟踪报道,咱院也要微博直播这次执行活动,他老边反正也不怕丢人,咱就让他出出名吧 ”,李法官一口气说完,开始准备材料。

    小徐和小段一听要机场捉老赖,也激动的各自准备去了。

    九点的飞机,李法官连同记者七点半从法院出发,法院的微博也@豫法阳光(省高院的微波平台)一起见证这次机场捉老赖的执行活动。

    八点到达新郑机场后,所有人都在机场口等待,李法官与两名助手开始与机场警察协调执行事宜。协调完后,李法官告诉记者“你们在这里等,机场有规定,只能由我们接近飞机,而且不能拍照,他们会协助我们将老赖带离飞机”。媒体们纷纷表示理解,耐心在旅客出口处等待。

    老边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有这一天,飞机安全降落尚未打开舱门,空乘人员平静的广播 “机上乘客请不要离开座位!请乘客边有财到机舱门口”。 边有财此时还以为自己受到了某种特殊礼遇,没想到在机舱门口见到的却是他千方百计躲避的“李捕头”。他一脸惊讶,知道这次再也躲不掉了,只好跟着李法官和乘警下了飞机。但他没想到,更大的“惊喜”还在后面。

    当李法官、机场警察、边有财同时出现在旅客出口时,媒体的闪光灯立刻闪成一片,他们的周围聚满了媒体人,好几个话筒和录音机对着边有财,“请问你此时是什么感受”,“请问你还有多少钱没有偿还”……,老边此时羞愧的满脸通红,满头是汗,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嘴里只是喃喃自语着“没想到,真是没想到……”。

    老路也看了今晚的直播,看到法院把老边带离了机场,他也赶紧往法院赶,到法院后,他积极的向记者们介绍案情,当然还顺便介绍了老边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    老路总算有了一次让他在公众面前诉苦的机会,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得清清楚楚,当他要把老边女友的事说出来的时候,老边急忙跑了过来把他拉到了一把,低声说“老路,咱可是老交情,有些事可是不能说,这电视台一播出,万一恁嫂子知道了闹起来,我可真没法儿过,今天只要你不说这事,我就把钱全还了,我说话算数,算我求你了行不”。

    老路说:“老边,你也有求我的时候,行,我不说,你赶紧把钱给我”,老路言而有信,口下留情不再提老边的丑事。

    摄于舆论的压力和执行的威力,老边在当天晚上就四处凑钱,除了利息,本金全部付清。老路觉得就剩个尾巴,不算多,老边承诺两日内还清,再者还有车在这做抵押,这次老边也够丢人了,拿了钱后就同意让老边走了。

    此次行动圆满结束。

    大家都说:“捕头你可真行,找人都找到天上去了”。

    李法官终于可以松口气,“听说过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吧,我给他来个现实版的,让那些个老赖都知道,欠债就得还,躲哪儿都不成。”

     第四回合

     两天时间很快就到,老边再次杳无音讯。家里没人,电话不接。

    老路说,“算了,李法官,几百万的大头儿都拿住了,剩下的不急,实在有困难就算了,我知道他这人精明的很,再想找到他,可能N年以后了”。

    “老路,你放心,这次咱不去费劲儿找他了,咱让他主动来求咱,而且自己把钱送到法院来”李法官自信的说。

    “啥,你说啥,他主动送来,不可能,想都别想,都打几次交道了,你还看不出他老边是什么人,你不逼着他,他就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呀。”老路此刻一点也不相信李法官的话。在他的印象里,从来没有那个老赖主动把钱送到法院过。

    “老路,我已经把老边登记到法院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里了,他现在的许多行为都会受到限制,他老边是个爱面子的人,车在咱们这里,他不能乘飞机也不能坐高铁,还不能买软卧,更不能贷款,看他怎么去外地做生意”,李法官边给老路解释,边给老路倒了杯水。

    “真的,还有这回事”,老路一下子又看到了希望。

    一周后的一天早上,李法官刚到院门口,就看到老边正朝他走过了,满脸堆笑。“什么事呀,老边,你可是稀客”李法官故意问他。

    “哎呀,李法官,真是误会呀,我这两天去筹钱了,没借够我不敢接你电话呀”老边自知理亏,边编谎话边跟着李法官通过安检通道进了办公室。

    这次小段和小徐见到老边时都没有太多惊讶,也没有太关注他,知道他跑不了,都各自忙着各自的事。按照李法官的要求给老路打了电话。

    “李法官,你看看我拿这么多钱够不够”老边到了办公室,还没有坐下,就已经把钱掏了出来。

    李法官再次计算执行标的和执行费用这时间,老路已经闻讯赶来,看到老黄和他面前的一摞钱,一时也有些惊讶。“老边,这次你是咋了,你咋变了,主动来交钱?我这不是做梦吧”老路故意掐了掐自己大腿,半开玩笑的问他。

    “看你说的,我这也是刚凑够就给你们送来的,既然来了就查查吧”。老边极不情愿的将钱递到了老路手里。

    双方履行完毕,老边又交纳了执行费用,案件就此完结。

    “你们可以走了”李法官说着就要送客。

    但老边丝毫没有走的意思,“这就完了,还有件事没办吧?”

    “什么事”李法官问

    “那个,”老边咽了口吐沫,很难开口的样子“我的名字是不是会从失信被执行人的名单里撤下来”老边再也忍不住了,终于说出了他这次来法院的目的。

    “会,当然会,只要你完全履行了判决义务,我们会申请将你的名字撤下来的”。李法官答复他。

    “李法官,你能不能快一点撤下来,我这儿有急事”说着老边压低了声音“我做生意要贷款,急着用钱没银行肯贷给我,说我上了黑名单,眼看就要黄了。”停了一下,又接着说“前几天上了电视,我都快成圈子里的笑柄了,昨天想报个旅行团和几个朋友去美国散散心,结果就我不能买飞机票,你说这么远,我不坐飞机我怎么去”。

    老路看老边鬼鬼祟祟,一直凑着耳朵听这边说话,“游过去拜,听说你水性好,那太平洋有啥,你老边本事恁大,多扎几个猛子就到了,还用坐飞机,花那冤枉钱”老路边说边朝门外走去。

    小徐和小段忍着没有笑出声。

    边有财听到老路又提起他游泳这事,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挤出点笑来。

    李法官微笑着对他说“老边,现在的形势不比以往了,再想昧着良心当老赖可是件不容易的事,整天躲来躲去,说假话,你累不累,案件已经结束了,我会按照规定撤回你的名单,但是周围人对你的看法,给你拉上那个心灵的黑名单,可是待你自己用实际行动才能撤下来的呀”。

    李法官说的语重心长,老边的头低的更低了。

责任编辑:d    

文章出处:CCTV.com    


关闭窗口


民意沟通信箱:kfxff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20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